成漫污黄色

成漫污黄色

肝既不克脾胃之土,则土气升腾,无物不化,况益之消瘕破之味,何块之不除哉? 心包代心出治,主动而不主静。

目无血而燥,宜是肝之病而非胆之病。夫脾胃之气,日动宜升,不可一朝下陷。

 大约水湿之病,骨重难移∶风湿之症,骨轻可走,至于酸痛则一也。此方心与膻中均补之药也,心与心包原不可分,治内宁何愁外扰乎。

肾水既安守于肾宅,而胃火何能独开于胃关哉。然杀虫犹攻邪也,攻邪必伤正气。

或问龙吸人之气,则人之阳气尽散,宜胃气消亡,不宜健饭如故,讵识胃为肾之关,肾精未丧,则肾火犹存,肾火上蒸,而胃火接续,胃气升腾,所以可救。盖其人为龙所爱,岂有丧人性命之理。

然汗既易出,宜无分昼夜,何夜汗而昼不汗耶?盖烧酒系气酒也,热极则气易散越,固其真气,而火可泻,毒可解也。

Leave a Reply